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野心勃勃的政治家:幕府第一代征夷大将军

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藏满之。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史记‧秦始皇本纪》

翻译成白话是:「穿三泉而建的地宫,充满华丽的陪葬品,有水银川流的江河大海,有防止盗墓暗藏弓箭的精密机关,天花板装饰着天文星象图,地上模拟大一统的秦代疆域,还有用鲸鱼油做成的长明灯,照亮整个地宫,灯火通明,长时间都不熄灭。」家天下的帝王,其野心抱负之大,不是凡人之辈可以想像的。

秦始皇统一天下,将当时的世界视为自己的家园,将自身的想法付诸实行─长城、驰道、统一度量衡、文字等。即使是死后的世界,他也不放过,他想将地上的世界搬进地下,统御人间,也掌握神灵。

有野心的统治者不只秦始皇,只是他将野心推到了极端,无可避免地成为众矢之的。历史虽然已经成为过去,但仍然留下了痕迹,让观者感受到统治者的野心。我在二○一六年到了日本东北的日光,参观德川家康的家庙东照宫,当时震慑于其金碧辉煌与精雕细琢的建筑。除了美学上的感动,我无法在以往的思考座标中,找到适当的参照。直到今年,我在京都参观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所建的二条城,才对于东照宫有进一步的认识。二条城盖在天子脚下的京都,离京都御所不过几公尺,其规模之宏大足显德川将军的权力。虽然天皇因为血缘关係而无法被取代,但掌握实权的是德川家。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

二条城除了规模宏大,也企图以艺术形式呈现将军的地位,由狩野派画师所绘製的障壁画,表明了将军乃一国之主的实质权力。虽然德川将军在两百多年的统治中,并没有到过二条城几次,但二条城的存在让人明白:权力不只是生前的展示,死后的精神、灵魂和仪式的世界,也归德川将军所掌控。

日光东照宫:守护江户的陵寝

德川家康死后,被按照遗言放在骏府附近的久能山东照宫,一年之后改葬于栃木的日光山。家臣们在德川家康死后,讨论如何彰显他的伟大,如何以仪式将其神格化,并使德川家的权力永固。德川家康选择的两个地点并非偶然:骏府的久能山与栃木的日光山,两者都具有神圣的意涵。久能山是德川家康最早的根据地,东照宫邻近他退休后的居所骏府城,临海的位置,居高望远,有绝佳的景色。但他选择此地的原因不只风景,久能山的山门面西,如果延伸一条直线出去,一百公里外就是三重的凤来山寺,此地是家康的父母祈求药师佛如来赐子之处,后来家康之母梦中见到药师佛如来,也真的怀孕了。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

这条线再往西就是家康的出生地冈崎城,再往西则是京都。久能山处在这条线的最东边,在神道的信仰之中,东边为神居之地,而庙门面西的久能山则将家康的出生、成长之地与京都联结在一起。

野心构筑出的建筑

栃木的日光山如何与骏府的久能山联繫在一起呢?

日光山为佛教天台宗的重要圣地。德川家康与丰臣秀吉争天下时,天台宗佛教在关键时刻帮助家康夺得天下。江户为德川幕府的根据地,我在序文提到日光山位于江户北方的轴线上,北方为北极星闪耀之处,而从久能山拉出一条东北轴线,中间穿过富士山,与江户北方的轴线交会之处即在日光山。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

日光,为天照大神之意,即日本天皇的始祖。将德川家康葬于此,明显是想将此地变成日本的宗教圣地,彻底神格化德川家康的地位。从历史的发展来说,德川幕府虽然尝试取代天皇的权威,但始终无法遂其心愿。对于日本人而言,皇室是唯一的,而将军终究会离开历史的舞台。日本皇室和德川将军的地位与企图,使得与两者有关的艺术,有完全不同的风格。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

按照德川家康的遗嘱:「在日光山建座供奉我的小祠堂,待我成仙为神,必将在此庇祐日本,守护和平。」而扩大东照宫规模的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其心态更是膨胀,想一展将军的势力。在十七世纪早期同时间完成的代表性建筑,除了东照宫,还有做为京都皇室别宫的桂离宫。研究日本庭园的专家布鲁诺‧陶特(Bruno Taut)说:

川端康成也同意布鲁诺的看法,觉得桂离宫的简洁宫门,附近开放着苔藓之花,给人优美的印象。然而,东照宫做为将军陵墓,是炫耀将军成就的场所,其大量而精美的装饰,从人力的运用上计算,需要工匠一百六十九万的工作日,和助手们两百八十三万的工作日,两者相加将近四百五十万工作日。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

从东照宫一进门的阳明门即可看到绚丽夺目的设计。阳明门高十一公尺、宽七公尺,整体颜色相当繁複,有黑、白、金、红、蓝绿、青蓝等色。门本身并不高大雄伟,其特色在于五百零八件的雕刻。门上的雕刻複杂细緻,有祥瑞象徵的龙、麒麟、龙马等中国动物。门正面有孔子、周公等画像,呈现有中国文化意涵的历史故事,显示将军按照儒家的精神统治天下;而背面的画像则是道家仙人,有期望将军能够永生的隐喻。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

当时负责总设计的是御用艺术家狩野探幽,以及他所领导的狩野派画师。在设计上,採用日本特殊的工艺美术,包括漆涂、箔押和莳绘等,这几种工艺美术都和漆器以及金箔相关。所谓的箔押是先在漆板上打好底,接着上漆、贴金箔,设计图稿之后彩绘;而莳绘则是在漆器的表面以漆装饰图样或文字,接着再以金、银等金属色粉上色。由于漆器本身光亮,所以将金、银色泽的图案加诸其上,会呈现出一种厚重稳定的美感。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

东照宫虽然是陵寝,但不只为了给死者安息与平静,德川家的子孙、辖下的大名诸侯都必须经常来参拜,奉上供品,显示顺从。参拜时,只有位阶最高的武士才能从阳明门进入,进出时,透过雕刻以及视觉所见,使得众大名都感受到德川家的权势。在江户时代,一般人只能站在阳明门外,能进入阳明门的只有重要的诸侯,阳明门之后的唐门只限更少数的重要家臣进出,因之唐门的雕刻比阳明门来说,逊色了一点。

唐门的形制与阳明门相同,都是四方轩唐破风屋檐样式,青铜色的屋瓦显得有点古朴,门上的装饰也是有儒家色彩的历史故事。较具特色的是两侧的梁柱,白色的柱面搭配黑色龙饰,左侧为降龙柱,右侧则为昇龙柱。进入唐门之后,是祭祀的正殿。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退出历史舞台的德川家

在德川家康统一天下后,日光山具备的象徵地位维持了两百多年,将军在此地打造足以与伊势神宫相抗衡的宗教中心,在死后的世界管理着天下,企图超越天皇,成为真龙天子。

日本人似乎有着某种怀旧心态,往往让不同时代的遗迹并陈,在现代与历史中一起活着。

本文摘自《东京历史迷走》一书。

企图超越天皇,野心勃勃的历史痕迹:日光东照宫东京历史迷走
    作者:胡川安出版社:时报出版出版日期:2017/12/22读册生活购书博客来购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