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genMod创办人权力被架空,第三方Android

CyanogenMod创办人权力被架空,第三方Android

2016 年 7 月 24 日,第三方 Android 作业系统开发商 Cyanogen 公司宣布在全球範围内 裁员 。当时有媒体称,Cyanogen 的裁员幅度大约在 23% 左右,多为 Android 订製版的开发人员;而 Cyanogen 的业务会做出大幅度调整,从第三方 Android 作业系统转移到 App 开发层面上来。

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关于 Cyanogen 的人事变动和业务发展,终于有了新的动态。

两位创办人的窘境

昨天,Cyanogen 在官网发表 文章 ,宣布 Cyanogen 共同创办人 Kirt McMaster 不再担任 CEO 职位;他的下一个职务,是 Cyanogen 公司的执行董事长。这就意味着,McMaster 不再全面负责公司的内部具体事务。

根据 Kirt McMaster 在内部信中的说法:

CyanogenMod创办人权力被架空,第三方Android
Kirt McMaster

接任 CEO 的,则是 Cyanogen 之前的营运长 Lior Tal。实际上,就是 Tal 代表 Cyanogen 公司发表文章宣布了这一人事变动;在就任 CEO 的同时,Tal 也加入了 Cyanogen 董事会。

另外,Cyanogen 的另外一位共同创办人,也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CM 之父」Steve Kondik,不再担任 Cyanogen 的 CTO 职位,而改任科学长。不仅如此,Steve Kondik 还要向 Cyanogen 负责工程的高级副总裁 Stephen Lawler 彙报。

CyanogenMod创办人权力被架空,第三方Android
Steve Kondik

在 Cyanogen 的这次人事变动中,两位共同创办人的角色变化最为引人注目。Kirt McMaster 的角色从 CEO 变成了执行董事长,看似升职,但实际上有点类似于「被架空」的感觉;而 Steve Kondik 的职位更是被直接下调了。

实际上,当两位共同创办人的角色发生偏向不利的重大变化,Cyanogen 公司自身的发展状况可想而知。而此前担任营运长的 Tal 被任命为 CEO,也恰恰反映了该公司在发展方向上已经开始偏离原先的方向。

Cyanogen 模块作业系统

在成为一个公司名字之前,Cyanogen 其实是大神级工程师 Steve Kondik 的代号。 从 2009 年开始,Kondik 联合一批开发者对 Google 推出的原生 Android 进行底层优化,并且将其命名为 Cyanogen Mod,人称 CM 系统。CM 系统被无偿提供给用户,并且迅速获得了青睐。

所以,当 Cyanogen 成立为一个公司之后,其主要业务依然是第三方 Android 系统的开发和授权,而这种以商品形态问世的第三方 Android 系统则被命名为 Cyanogen OS。

CyanogenMod创办人权力被架空,第三方Android
photo credit:ibtimes

在 Cyanogen 公司近两年的发展过程中,Cyanogen OS 曾先后被授权给一加手机海外版、ZUK 海外版和印度手机厂商 MicroMax 的手机上;而且据分析,每一部手机的授权费用为 10 美元。

另外,Cyanogen 的另外一个收入管道是与相关厂商合作,在 Cyanogen OS 上搭载相关的服务;典型的例子就是微软。为了推广自己的服务,微软与 Cyanogen 达成协议,在 Cyanogen OS 中预装了 Office、Skype、Cortana 等应用。很明显,这一收入管道同样依赖的是 Cyanogen OS 作业系统。

借用 Kirt McMaster 此前的说法,Cyanogen 就是要透过把 Cyanogen OS 打造成一个庞大的第三方 Android 作业系统,要「在 Google 的脑袋上打上一枪」。

但是在 Tal 的 最新描述中 ,Cyanogen 似乎已经无法再依赖 Cyanogen OS 了。未来的 Cyanogen 将致力于一个名为 Cyanogen Modular OS的专案。

也就是说,Cyanogen 未来会把 Cyanogen OS 拆分成不同的动态模块,手机厂商可以在这些模块中选择添加使用。这些模块可以帮助厂商和开发者接入到 Cyanogen 的人工智慧云端服务,以便从中了解用户的使用情况。

据 Cyanogen 的说法,目前它的智慧云端服务已经积累了数千万用户。

Cyanogen 的困境

Cyanogen 模块作业系统的出现,暗示了基于 Cyanogen OS 的作业系统付费授权模式在当下的衰落。

Cyanogen OS的兴起与发展,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钻了原生 Android 不成熟以及整个 Android 作业系统生态过度碎片化的空子。

在 2015 年之前,Cyanogen 的确在功能上有很大优势,而这种优势也的确为其积累了庞大的用户群体;数据显示,2013 年 12 月,Cyanogen 已经拥有 1000 万用户。而到了 2015 年 8 月,Cyanogen 方面甚至宣称其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 5000 万,虽然有夸大的嫌疑,但也能反映出 Cyanogen 当时的发展势头。

但是,Cyanogen 一个致命的缺点在于它没有为自家的主要产品 Cyanogen OS 提供一个硬体承载者,尤其是在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深谙软硬体结合之重要性的时代。

一加、ZUK 之所以选择与之合作,是因为它为这些来自中国的手机品牌提供了一个海外输出的软体助力。但是 Cyanogen 与一加的合作很快停止,而 ZUK 海外版的销量也不容乐观。

无论如何,对系统授权的依赖,让 Cyanogen 陷入无比被动的状态。而且随着原生 Android 越来越完善,手机厂商之间的厮杀越来越激烈,Cyanogen OS 也几乎完全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如今 Cyanogen 的两位创办人被架空,Cyanogen OS 也要被拆分成不同的作业系统模块;这几乎意味着第三方 Android 作业系统的穷途末路了。

Google 的脑袋并没有等到来自 Cyanogen 的那发子弹,它依然是整个 Android 生态的引领者;并且随着 Pixel/XL 的出现,这种引领地位被更加巩固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Google 还得感谢 Cyanogen,后者对 Android 发展的推动同样也是厥功甚伟的。

最后一句话:创业不易,Cyanogen 走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