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重过重?食物从来都不是问题,关键其实是缺乏满足感

体重过重?食物从来都不是问题,关键其实是缺乏满足感

如果你想回复理想体重,你有两个选择:你可以节食,或是尝试其他方法。这本书告诉你的是其他方法。节食内含错误的动机,这也是为什幺节食很少能真正达到你渴望的目标。节食採取的路线是自我否定,以及什幺都不做。执行节食的每一天,都需要跟饥饿奋战,并跟自制力对抗,但这不是更令人不满意?

减重若要成功,你需要感到满足,这就是节食失败后可行的「其他方法」。如果你将身体的饥饿讯号带回到平衡状态,想吃东西的冲动就会变成你的盟友而非敌人。如果你相信身体知道你需要什幺,你的身体就会好好照顾你,而不是反击你。这一切关键在于直接取得连结心灵和身体的讯息。

我在医学上受的训练,是根据某些荷尔蒙的升降来分析饥饿感。身体传给大脑最有力的化学讯息之一就是饥饿。一个人吃完一餐后,不可能立刻感到饥饿;下午吃过点心以后,也不应该紧接着吃第二份或第三份点心。然而,我却经历过这样的事,相信许多人也曾跟我一样,这表示饥饿感是独立于食物而存在。

当你发现自己吃太多时,需要改变的就是这样的饥饿感。饮食冲动和错误的饥饿感,与让你的身体得到所需的燃料,大相逕庭。你的身体不是一台油耗量超大的车,这是无数讯息进出大脑后的生理表现。进食这种行为涉及你的自我形象,也跟你的习惯、记忆与条件制约有关。减重的关键在于心灵,当心灵得到满足,身体就不再渴求太多食物。

身心取向的方法会对你有用,因为这种方法只要求一件事:找出你的满足感来源。光是食物无法让你满足。你必须:

以健康食物滋养身体以喜悦、慈悲与爱滋养你的心以知识滋养心智以冷静沉着与自我觉察滋养灵性

有了觉察,所有一切都将成为可能。但若忽略它,你会离目标愈来愈远。这看似矛盾,不过要减轻体重,你必须满足自己。如果你能用其他方式获得满足,食物就不再是个问题。食物从来都不是问题。吃东西自然会觉得开心,暴饮暴食却不是。几世纪以来,人们都是用盛宴来欢庆生命,有些庆典像是婚宴或退休晚宴,可能是一个人生命中最精采的一幕。哪个小孩不会在生日蛋糕出现时兴高采烈?然而食物带来的欣喜,却让暴食成为一种独特的问题。感到快乐原本是件好事,却转变成对你有害的事。

因为此时,你落入把食物等同快乐的错误连结:

正常饮食→过度饮食→饮食冲动→食物成瘾
正常饮食:感觉良好。
过度饮食:当下觉得很好,但长期会导致不良后果。
屈服于饮食冲动:一点也不觉得好,几乎立即感到自责、罪恶与挫败。
对食物成瘾:带来苦难、危害健康,而且完全失去自尊。

造成一发不可收拾,体重过重的起源其实相当正面,是来自食物的自然养分。(你不会对药物和酒精也这幺说,因为这些东西即使没有成瘾也可能有害。)食物滋养了我们,然而当「吃」这件事出了差错,我们就会在短期愉悦(像是尝一口美味的巧克力冰淇淋)和长期痛苦(长年过重引发的许多毛病)之间拉扯。

既然如此,正常饮食为什幺会开始恶化成过度饮食呢?答案很简单:缺乏满足感。你开始用大吃大喝来填补空虚。回想我当住院医师时,我才二十几岁,现在的我可以看见不良的饮食习惯是如何形成自我暗示。我回到家时,因为整天在医院劳累奔波而筋疲力竭。我的心里还挂念着好几个病人,有些仍处于病危之中,而在家等着我的,是我心爱的太太以及她亲手烹煮的晚餐。

就获得足够的热量而言,坐下来吃顿晚餐就能满足所有需求。但你必须探究人类情境,来了解其中潜藏的问题。在工作忙个不停之际,我只能匆匆按下咖啡机、随手抓些零食,再加上睡眠不足,我真的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吃什幺。我进门的时候,通常会来杯饮料,还有躺在某处的半包香菸。

我是个普通的七○年代上班男性,依循的习惯就跟其他我认识的年轻医生一样。我认为自己相当幸运,有心爱的太太和两个可爱的孩子。但是我把营养满点的家常饭菜狼吞虎嚥下肚,还搭配其他所有压力饮食的徵象,就形成了一种大错特错的模式。讽刺的是,即便回到当时,我还是认为自己很有觉察。

想要出现转机,就要更有觉察,这是我在本书提出的解决方案。身体无论受到多大的虐待,都能够恢复平衡。首要规则是停止干扰自然运作。在自然的状态下,大脑会自主地控制饥饿。当你的血糖降到某个程度时,会有讯息传送到脑中负责调节饥饿感,像一个杏仁大小、名为下视丘的区域。当下视丘收到血糖降低的讯息,就会分泌荷尔蒙使你感到饥饿;而当你吃得够多时,荷尔蒙的反向作用会使你不再感到饥饿。这种血液和脑部之间的回馈循环会自行运作,数百万年来皆是如此。任何脊椎动物都有下视丘,这点很有道理,因为饥饿是种本能。

但是在人类身上,饥饿感很容易受到干扰。我们的情绪感受,可能让我们暴饮暴食或完全食不下嚥。我们可能分心而忘记吃东西,或者执迷地一整天想着食物。然而,我们永远都在寻求满足,除了食物以外,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填补空虚。欲望因需求而生,起始于最基本的东西:每个人都需要感到安全无虞、每个人都需要感到被抚慰、每个人都需要感到被爱与被欣赏、每个人都需要感到自己的生活与他人相关,并且意义重大。

如果这些需要都能被填满,食物就只不过是众多的乐趣之一。但有无数人藉由暴食,来取代他们真心的想望,结果变成一场转化增强的游戏,人们甚至不了解发生了什幺事。你是否发现自己也处于这样的情况?以下有几项常见的指标:

除非你吃很多来钝化自己的情绪,否则没有安全感。钝化只能带来短暂的平静。只有当你的味蕾被糖、盐和油脂过度刺激时,你才能感觉到被抚慰。你感受不到被爱与被欣赏,所以将吃东西转化为「给自己一点爱」。你的生活缺乏意义,但至少吃东西的时候,可以暂时忽略内在的空虚。

如果你停止过度专注于饮食和热量,你就会了解美国人过重的故事,其实是缺乏满足感的故事。我们有世界上最棒的食物可以享用,但我们却狼吞虎嚥地吞下最糟的食物。我们有天赐的美好机会可以成长发展,但我们却时常感到空虚。

我的目标是带你进入感觉满足的状态。一旦开始觉得满足,你将不再以错误的理由进食。解决之道相当简单却也很深奥:要减轻体重,你所採取的每一步骤都必须令你感到满足。你无须对自己进行心理分析,你可以不再受困于自己的身体,处于失望或挫败之中。你只要应用一个原则:生命在于满足。如果你的生命没有感到满足,你的胃永远也无法填补你的缺憾。

上一篇: 下一篇: